潞城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围墙如梦如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1:51 编辑:笔名

紫葵回到家,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她收拾了一下,冲个凉便上床睡去,反正陈淋出差去了。小精灵也不知道去哪了,先不管了,困死了。她迷迷糊糊地合上眼,却看见一阵闪电忽闪从窗口而入。接着出现一片叶子,叶子金光灿烂,她想睁开眼瞧过究竟,却被金叶子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说也奇怪,金叶子在瞬间慢慢变大,如一叶扁舟,两头弯弯的,停在紫葵面前,她突然感觉自己身体轻轻飘起来,向浑身金光小船儿上睡去。不一会小船儿便停在另一个城市的上空,街上灯光闪烁,四周绿树缄默,空旷的四周一片安静。小船儿轻轻落在一幢漆黑的房子中央,紫葵被一阵笛子的悠扬唤醒,她睜开眼,四周一片漆黑,但似乎很熟悉,熟悉到连空气也感到亲昵。  她走下小船儿,往这幢房子走去。却发现自己赤着脚,她自嘲地笑了。当她靠近这幢房子时,灯光接二连三地亮了,她环顾四周,发现里面的家具和房间摆设古香古色,似乎一切都为她而准备的,包括墙上一幅美丽的字画也是朋友履泽送的亲笔也挂在大厅中央墙中间。恍惚中,她落坐在厅中的一张雕花的椅子上,椅子也很熟悉,再看图案,不禁讶异起来,这张椅子不是婆婆生前五十元卖掉了么?怎么在这儿遇见?她一阵狂喜,这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她乐坏了。  接着,一阵达达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个身穿盔甲的将军模样的人翻身下马,面对着紫葵,一只手按在胸前,低着头单膝下跪,谦卑地说:“主人,有什么吩咐?”紫葵一阵懵懂,她瞧了瞧那个将军模样的人,感觉在哪见过的,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她张了张嘴,说出了让自己吓了一跳的话:“大胆,吕布!为何这般迟?”  “主人,我收到消息,不久将来这座城市将被洪水冲垮,这座城市与人将会沦陷,将会出现幻化人,所以,我与众将议事,来迟了一步。”  “你胡说八道什么,这城市好好的,怎么会沦陷?”  “主人!这是一次历史巨变,这是你我无法颠覆改变的一次历史大浩劫。”  “那如何是好?”  “主人莫慌,既然是天意,但是,世间尚有一个能拯救这座城市危难的人。”  “谁?谁有这么大的威力?”  “主人,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哦!”  “这个......主人。”  吕布示意紫葵走下宝座,要耳语。紫葵站起来,示意吕布上前,吕布站起来往殿上走去。他靠近紫葵,一阵耳语,(原来在这城市的尽头,有一座大桥,桥下住着一个名叫幽凼的叫化子,他可不是一般的叫化子,是五百年前如来佛手下的一个弟子,此人聪明绝顶,文武双全,因羡慕人间的美好,动了凡心,便私自下凡,投胎湖南人家,现在是大学硕士,但此人生得怪,喜好酒色,可惜一身学识却无用武之地,终日流浪四方,温饱也顾不上。)  紫葵听完,思索了一下,说:“如何使他听命于我,获得此人相助?”  “主人,这个好办!但要委屈你了!”  “此话怎讲?恕小人的罪,我才敢如实相告。”  紫葵沉吟半响,手一挥说,说:“可免你罪。”  “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此人喜酒色,且重色,但必须是他喜爱之人,据太上老君屈指占卦,你正是他喜爱之人,你们前世有一段情缘未了,这就是他沦落到这般模样的原因。”  “哈哈!听起来谎谬!”  “主人!这是真的!”  “咳!待我想想。”紫葵想起陈淋的英俊的脸,不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难道真的是天意?我与你要缘尽了?  “主人,请三思,这千万条生命捏在你的手里,你就象个定时炸弹,随时被你自己引爆。有时候,必须为了他人而失去某些东西。”  “唉!也许是天意吧!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别人?我已经有相爱的人了,为什么还赋予这种使命给我!我不甘心!陈淋!紫葵发出一声惨叫。  一阵大雨掩盖了这一声撕心裂肺。  “忘了他吧!主人仪式准备开始了。”  “什么仪式?”  “主人,忘了告诉你,就是把你放上祭坛,把你的记忆删除掉,再帮你换一颗心,这样你就彻底忘记以前的事了,包括忘掉你最爱的人!这座城市还有一个月时间,这重任是非你莫属。主人,我只是你平时最喜欢的宠物小精灵,我随时听候你的吩咐,我现在有神灵附体,化身吕布,武功高超,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我们开始仪式了。紫葵吃惊地听他说完,颓然地低下头,任其摆布。  雨水越来越大,紫葵在祭坛上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吕布驾着马车,往大桥驰去。大桥下,江水泛滥,汹涌澎湃。而雨还在倾洒,吕布把马车停在桥头,手一挥,雨伞便在手中了,他叮嘱紫葵呆在马车里,不轻举妄动,他下桥底寻找那个满腹经伦的人。他刚走,幽凼一身邋遢,浑身湿透站在马车旁,但一双眼睛纯洁无瑕。他嬉笑着掀起帐帘,看到美丽高贵的紫葵,咽下一串口水。不知道怎么回事,紫葵看见肮脏邋遢的幽凼非但不讨厌,竟然感觉非常熟悉和亲近,她俯下身子向他伸出手,幽凼受宠若惊,他跳上马车与紫葵公主一起驾起马车飞驰而去。  话说吕布往桥下寻找,东张西望,哪里有幽凼的影子?他只好登上一块大石,用手作帐篷,打开法眼四下扫射,竟然看不见这人的一丝毛发,踪迹全无。再往远处,一辆马车正往西驰去,他的心格噔地跳了一下,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或许这一切早已安排周全。他思索了一下,踏云追随而去。  幽凼扶紫葵走下马车,亲吻着她的手,紫葵心里纳闷:奇怪,那幢房子早就停在离城市不远的南边!难道这房子会走路的?好吧!就当会走路,反正现在这一切全都是发生在怪异之中,总的来说,不是自己掌握,是别人主宰自己的一切。所以无需去想去花脑筋和伤神。正想着,吕布出现在大厅,屋子里突然多了两个侍卫,一黑一白。他们驾起幽凼往另一处房间走去,他挣扎着望向紫葵,紫葵含笑地挥手示意,他变得安静乖巧了,随两个待卫而去。  她坐在大厅上,一会儿,她觉得一阵困意袭来,刚昏昏沉沉地倒进睡椅,恍惚中却有两个美若天仙的侍女抱起自己,往外走去。然后踏云而去,她实在太困了,只听耳边呼呼风声,索性闭上眼睛,任意一切随风。大约半小时,仙女们把她扔进一个湖里便隐进夜色。她睁开眼睛,四周安静得森然!而自己正泡在一个温暖的湖里,赤裸裸的!什么时候去了衣服也不知道!她惬意地闭上眼睛,享受着神仙般的境遇。  二十分钟过去了,仙女们从夜色中走出来,手上多了一套漂亮的紫衣霞裳,只见她们手一挥,这件衣服便套进了紫葵的身体,长短胖瘦刚刚好,象是专为她准备一样。她穿好衣服走上湖畔,她站在湖边的一棵奇怪的树下,仰望天空。却看到无数个月亮悬挂在这棵树上,亮如白昼。幽凼已焕然一新,他正笑意盈盈地向她走来,仙女们不知道何时便遁了。幽凼虽说身材矮小,而五官俊秀,含情的眼睛里透出聪惠和灵气。他对着紫葵伸出双手,她便不由自主地偎进他的怀里去了,嗅着一股久违的而又熟悉的气味,紫葵心池荡漾,此刻,那有陈淋的身影。身体刚接触着幽凼,树上的月亮便一个接一个跌落进湖里,剩最后一个,慢慢升往天穹去了,最后看到嫦娥钻进了月亮之中。夜似乎深了,湖水一下子干涸,幽凼下意识抱紧紫葵,往前走去。  两个人相依相偎,在月色下漫步,他们前世就象现在这样相爱。此时,幽凼突然打破沉默说:“吕布说我们有前世?我们有前世么?对!我们有前世,前世我们相爱,最后我却被贬下凡间,今世却又一起,也许你我缘未了吧!”紫葵一时胡涂了,但她情愿胡涂。幽凼莫名其妙的话跟吕布说的相似,现在的景象只是虚拟的,只是一种使命,幽凼肯定不知道,他需要付出,付出他的生命才能够挽回一场灾难,紫葵想到这里,说不出话,自己也是傀儡,任人摆布。又怎奈何这一切呢!紫葵望着他深情的眸子,爱意绵绵。但愿一切快快过去吧,她不想,却无力地听从。  这就是前世的姻缘吗?她突然迷惘起来......可眼前的一切让自己无法抗拒,那眼神......似曾相识......那轻抚......熟稔如昔.......那呼吸......象刚刚离开......那轻吻......如一支荷初放......一切那么如梦如幻,一切那么似幻似真,她陶醉了,陶醉其中了。窗户开着,外面月色如水,里面情浓如蜜。天色不知不觉地矮了下来,一些幽灵开始出没,开始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紫葵便开始看到这些不堪场面,她看到令人心惊胆颤的事情。一些幽灵会钻进民房,附在年轻人身上吸血,直至那人瘫软才心满意足离开。然后,这幽灵会变成人,到处混杂在人的中间,随心所欲地吸着人类的精锐,再后幻化成真人,但却是痴呆的。据吕布统计,已经有十几个幽灵吸血成人,流窜于民间,生存于人群里,一般人也能辨别出,因为这些幽灵幻化成人以后,表面样子聪明伶俐,实则愚笨之极,连最起码的生活常识也没有,就这点明显,要想收拾完这批幽灵幻化人也不是难事,问题是这些幻化人也异常狡猾,人前不会显山露水,人后才显出那本性。  而世界上总有一物克一物的说法,幽凼就是这些幻化人克星。而自从紫葵与幽凼同床共枕后,法眼自然通了,她能够随时看出哪个是真人哪个是幻化人。这是一对天生珠联璧合的璧人,倘若看到幻化人,两个人相拥着,然后深情望着对方,再激情亲吻,幻化人会化成水,不再生存。  七月七之夜,中国情人狂欢节,更多的幽灵相互化为幻化人趁机潜入这座美丽的城市,伺机吸血,然后整个城市面临疲软,整个城市全是幻化人,而且是愚笨得无可救药,它们会从这个城市混进另一个城市,然后人类将变成可悲可叹的幻化人。  一对貌似普通的情人牵着手,在昆明喧嚣的夜市中穿行。其实不说也猜出是谁了,这是执行使命的前世缘,这是救赎天下的恩德双骄。他们已知道自己的使命,用自己的灵魂和身体拯救人类。街上的人,人流如织,只有幽凼和紫葵会看到幻化人出没。不远处卖蛋糕店铺面前,一个幻化人衣冠楚楚,正往店里走进走出,幽凼挽起紫葵,若无其事降落在幻化人的面前,相拥激情吻起来,倾刻间,幻化人化成一滩水,消影匿迹了。其他人们依然欢笑漫步,凡夫俗子又怎能懂得这些,也晓不出事情始末,只是七月七日情人节,一对情人当街亲吻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举动。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是拯救世界的和拯救人类的情侣。一对前世未了姻缘的苦命鸳鸯。再次重逢却又本着巨大的使命,这怎能不令人唏嘘。  电影院门前,人群拥挤不堪。幽凼和紫葵相拥着轻轻降临在这里,一个幻化人样子俊俏,正在融在人群之中,紫葵抱着幽凼,亲吻连连,又一个两个幻化人成水。看到两个幻化人倒地成水,两人牵着手象没事人一样走进了电影院。这电影院太大,里面人声噪杂,电影还未开映,一时间无法安静。前几排,幻化人正在不知所措,紫葵和幽凼两个人飞步上前,又上演了激情的吻,两个人在放射灯前相拥而吻,影子投在屏幕上,观众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都看着这一对情人激情亲吻。幽凼看到,人群中的幻化人接二连三倒下了,他们继续亲吻,人们当然不知道是什么内情,当然只是认为一对年轻人的情不自禁。当紫葵她看到最后一个幻化人倒下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飘向空中,幽凼也不知身在何处了。而此时,观众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亲身体验了一场激情戏的现场直播。  紫葵飘啊飘,她知道是完成使命的最后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也许,她将恢复以前的她,或者,她的幽凼也只是幻化人。或许都不是,她将回到原来的生活起点,回到陈淋的身边和小精灵一起,又可以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小葵,该起床了,你这个小懒虫,太阳晒到屁屁了。”厨房里传来陈淋一阵假嗔。紫葵从床上爬起来,擦了擦眼睛,一眼瞅见一本《三国演义》安静地躺在旁边,她拿起来再翻开一看,发现自己看到第三回.....吕布......。小精灵在一旁跳来跳去......   共 45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