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城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再见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12:57:04 编辑:笔名

时间快到六点了,以前这个时候家里已经吃饭了,可是今天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开饭的意思。  屋里很乱。爸爸妈妈从早上就开始忙活了,他们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专门剔出一些装到箱子里,大多数则胡乱地堆在地上。妈妈看起来很难过,她舍不得丢下任何一件东西,但又没办法把它们带走,因为按照规定,每家只能带走三只箱子。爸爸情绪也很差,因箱子里的东西塞的东西太多,不好捆扎,气得他狠狠地用脚去踢箱子。乐乐坐在堆满杂物的床上,怀里抱着他心爱的玩具熊,睁着一双无知的眼睛看着屋里的一切。  乐乐肚子早就饿了,可是他不敢象以前那样吵闹着要饭吃,只老老实实地坐着。中午乐乐只吃了一小块机器饼,连营养汤也没喝。这些食物都是工厂里根据人身所需的各种营养按比例加工生产的,虽然做成了各种口味,但天天吃它,早就吃腻了,一闻到气味都让人恶心。乐乐想吃饭,可一想到要吃那样的饭,他又没了食欲。乐乐听妈妈说过,在妈妈小时候,她曾吃过一种面饼,是用一种叫作小麦的东西磨成的粉做的,又香又软,比现在的机器饼好吃千倍万倍。不过,妈妈也只吃过几次,后来就没有了,一点也没有了。妈妈还说,在她小时候,她还吃过一种叫水果的东西,形状就跟现在商店里卖的机器果一样,但却比机器果好吃多了,有酸的,有甜的,一咬一口水。“要能吃上面饼和水果那该有多美呀!”乐乐在心里想,嘴上不由得还流起了口水。  “把那玩意儿扔了!”猛然间,乐乐听到爸爸在吼,“早就告诉你了,那边什么都有,可你偏偏什么都想带,简直不可理喻!”  爸爸是冲妈妈吼的,吼完他猛攻地松开了捆扎的箱子,一把拉开门,又哐的一声带上门,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爸爸走了,而抻满东西的箱子由于突然失去约束力,一下子爆裂开来,花花花绿绿的东西爆得满地都是。  乐乐呆呆地望着门,他弄不明白,平日里脾气和蔼的爸爸今天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乐乐听到妈妈在哭,他把目光又转向妈妈。妈妈手捂着脸,正伤心地哭泣。乐乐滑下床,走到妈妈跟前,用一双稚嫩的小手为妈妈擦流下的眼泪。妈妈停止了哭,泪眼矇眬地抬起头,望了望乐乐,然后就把乐乐搂进了怀里,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妈妈,我们真的要走了吗?”过了一下,乐乐在妈妈的怀里问妈妈。  “是的,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走。”  “我们要去哪儿呀?”  “一个遥远的星球。”  “我们还会回来吗?”  “不回来了,永远不回来了。”  “为什么不回来,妈妈你不想家吗?”  “乐乐想吗?”  “想!可是妈妈,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家,去那么遥远的地方?”  “因为地球已经不能再住人了,否则我们都会死掉。”  乐乐不作声了乖乖地伏在妈妈怀里。突然,乐乐仿佛想起了什么,猛地挣脱了妈妈的怀抱,对妈妈说:“妈妈,我出去一下,我想和我的小树告别。”  “别出去了吧。”妈妈说,“我们一会儿就要走了。”  “我很快就回来,决不耽误时间。”乐乐说。  妈妈迟疑了一下,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那好吧,要快一点,再过一会儿,接我们的飞船就来了。”  乐乐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天已经黑了。但乐乐早已适应了黑,因为自他出世以来,天一直都是黑的,只是在昏黑和乌黑两种不同的黑中交替变换而已。大约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六点,天是昏黑色的,妈妈说这就是白天;六点钟以后,一起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天是乌黑色的,妈妈说这是黑夜。妈妈还说,在以前,白天时天上有明晃晃的太阳,夜里天上则又缀满星星,可是乐乐从未看过太阳,更没见过星星,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乐乐抬头看天,他只能看到灰蒙蒙的灰雾,如铅一般浓厚的灰雾。乐乐很希望看到太阳,明晃晃的太阳,因为妈妈说过,看到太阳,他的小树就会活过来。  嘭,呼——呼——呼——  徒然间,乐乐听到很大的一个动静,他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团耀眼的火光腾空而起,刹时就消失在黑暗中。乐乐知道那是宇宙飞船。多少天了,宇宙飞船一刻不停,一直在地球和那个被叫做家的星球之间来往穿梭,运送这里的人。乐乐一家被安排在最后一趟,再过两个小时,这里的人就会搬光了,不会再有一个人。  乐乐半晌没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飞船光点消失的地方,他希望通过那个光点看看新家在什么地方,可他只看到无边的黑暗。乐乐叹了口气,然后就往自己的小树走去。  乐乐的小树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里。因为人都搬走了,就是没走的也都在家里收拾东西,所以公园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看不到。公园里的灯也坏得差不多了,只有少数几盏还亮着,透着幽幽的光。随着光亮,能看到近前翠绿的树叶和棕黑的树干,不过这些树林连同树木下的花草都是假的。假虽假,但每一棵树,每一根草,都是一个生化工厂,它们能象真树一样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再释放氧气,只是不能生长。在这片假树假草之中,还有一些颜色深浅不同的树干。这些树干不论粗细,一律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与那些枝繁叶茂的树很不同。然而这些树干都是真树,真正的树,它们曾经都有茂密的叶子,只不过后来都落掉了,枯死了,只剩下这光秃秃的树干。许多年前,这里的人涌起了一股收藏热,收藏除了人以外任何曾经有生命的东西:比如一条风干了的鱼;比如死了几个世纪的狗;比如一只老鼠,等等。乐乐出世时,这世上的动物死尸已被收藏尽了,于是爸爸就出钱买下了这个公园里最小最小的一棵死树,在纸片上写上乐乐的名字,挂在树上,送给乐乐作出生礼物。乐乐非常喜欢这棵小树,经常坐在小树旁边,给小树讲太阳的故事,也讲月亮和星星的故事。几天前,乐乐就和爸爸妈妈商量,他想带着小树一起走,但没有得到允许,这让乐乐很不开心。  乐乐来到小树前,围着小树转了一圈,然后就在小树旁坐了下来。他把玩具熊放在地上,一点一点抚摸这棵矮小的小树。由于不知经历过多少次抚摸,小树原本干裂粗糙的树干,已被抚摸得十分光滑,灯光下透着金属光泽。乐乐边抚摸小树,嘴上边咕噜着,他在和小树告别。  就在这时,乐乐隐隐听到有人说话,声音或高或低,从不远处传来。乐乐四处望了望,但他并没有看到一个人。  这是谁在讲话?乐乐不由站了起来,好奇地循声找去。  找了一会儿,说话声越来越近了,终于在转过一片树丛后,乐乐看到了两个人。两个人都是老人,一个白发白须,身穿白袍,低头坐在石凳上;另一个黑发黑须,一身黑袍,气呼呼地站在旁边。  “光这么坐着不行呀!你看到底怎么怎么办吧?”黑袍老人说,语气里带着责问。  “唉!”白袍老人叹了口气,然后才无力地说,“还能怎么办,由他们去吧。”  “由他们去?你说由他们去?”黑袍老人挥舞着双手,几乎在喊着说,“你还嫌地球被他们糟蹋得不够,再让他们到我那里继续糟蹋?”  面对责问,白袍老人缓缓抬起头,表情为难地说:“你说怎么办?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们……无家可归?要我说,你就宽恕了他们吧!他们……他们都还很无知!”  “宽恕!无知!”黑袍老人气吼吼地说,“我看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睁眼看看吧,看看那些‘无知’的人吧,这才多久的时间,好好的一个地球就被糟蹋成这般模样。你难道没看到他们是怎么糟蹋的吗?挖空心思!处心积虑!糟蹋的方式一个比一个聪明。无知!我看真正无知的是你!你早该管教管教他们了,你要是早点管教管教他们,他们也不至于这么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现在好了,地球不能住了,一个个都拼命地往我那里挤。挤去还不算,这才几天,他们又弄得我那里不成样子,又是钻,又是炸,照这样下去,我看用不了多久,我那里也会被他们毁了。你说,这叫我如何宽恕!”  “唉!你就仁慈一点……”  “我不想做你那样的仁慈!我看都是你的仁慈纵容了他们!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欲望比天都大,我才不会像你那样纵容他们,我要让他们尝尝苦头,我要惩罚他们!”  “别,别,别惩罚他们,”白袍老人站了起来,“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我愿意承担一切罪过。”  “不行!”黑袍老人转过了身。  “难道你要我给你下跪吗?”白袍老人声音颤抖地说,“如果你非要我跪下求你,你才答应,我就给你跪下。”说着白袍老人扑通跪在了地上。  “你,你这是干什么!”黑袍老人见白袍老人跪在自己脚下,赶紧转过身来搀扶白袍老人,可白袍老人并不起来。  “大哥!你这是何苦呢!你快起来!”黑袍老人又扶。  “我不起来,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直到你答应我。”  “唉!你呀!叫我说你什么呢!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还要给他们一些教训,不能让他们再这么无法无天下去。”  见黑袍老人答应了,白袍老人起来了,重新坐到了石凳上。  “你呢?你怎么办?”白袍老人坐下后,黑袍老人问他。  “我就在这里。”  “你就听我句劝吧,上我那里去。”  白袍老人摇了摇头,说:“我不去,你走吧,时间不早了。”  “你就别固执了,到我那里去,好吧?”  “不,”白袍老人仍旧是摇头,“我哪儿也不去,你别再劝我了,我哪儿也不去,哪儿也不去。”  俩人都不再作声,俩人都沉默着。好一会儿,黑袍老人才又说:“那好吧,我理解你的心情,也尊重你的选择,既然你不去我那里,你就多保重吧,我走了。”说完金光一闪,黑袍老人不见了,只剩下白袍老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  乐乐还站在原地,他不知道眼前的白袍老人是谁,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坐在那里,不回家。但乐乐知道偷听别人讲话很不好,他想悄悄退回去,可不小心碰动了身旁的树枝,发出了唰唰的声音。  “谁在那儿?”白袍老人抬起脸问。  乐乐已被发现了,再这么走掉很不礼貌,于是乐乐就从树丛后走了出来。  “是我。”乐乐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乐乐,我家就住在那边。”乐乐用手指了指家的方向,说。  “噢!”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就招手示意乐乐过去。  乐乐走了过去,走到老人身边。老人抚了抚乐乐的头,慈祥地问:“你怎么还没走?难道你不知道要走吗?”  “知道。”乐乐说,“妈妈说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要走了,我是来和我的小树告别的。”  “小树?”  “嗯,一棵小树,真正的树,是爸爸送给我的礼物,我带不走它,我来和它说再见的。”  “说了吗?”  “说了。”  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又抚了抚乐乐的头,说:“既然说过了,那就快回家吧。”  “好的,我马上就回家。”乐乐说。  乐乐要回家了,可他刚准备转身,他又停住了,他问老人:“我们都回家了,都要走了,你怎么不走?”  “我?我不走。”老人面带微笑说。  “为什么你不走?妈妈说这里的人都要走的。”  “可是我不能走,我要留下来给你看护小树,你的小树不需要人看护吗?”  “需要,可我也希望你一起走。”  老人不说话,扭过了脸。乐乐看到老人在擦眼泪。  “你为什么哭?”乐乐问。  “我这不是哭,孩子,我是高兴,为你是个有爱心的孩子而高兴。好了,快回家吧,不然你妈妈要着急了。”  正巧这时从公园那边传来了妈妈的呼唤声:“乐乐!乐乐……”  乐乐很响地应了一声,然后就对老人说:“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吧。”  老人笑了,点了点头。  “再见!”乐乐说。  “再见!”老人说。  “再见!”乐乐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摇摇手说。  “再见!”老人也摇摇手说。 共 44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遗精有那些临床症状?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上一篇:被子

下一篇:再见桂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