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上古卷轴5天际玩家原创小说朋友

发布时间:2019-07-23 19:56:01 编辑:笔名

《上古卷轴5:天际》玩家原创小说:朋友

喜欢上古卷轴5的玩家爱它爱的越深也就越能体会到游戏本身背景的乐趣,自然有不少玩家以上古卷轴的世界观写下原创的小说了。这里我们为你们分享原创小说《朋友》,希望玩友们在游戏之后也能欣赏主题小说的乐趣

半夜里,风雪依然肆虐,吹拂着篝火呼呼乱响。单薄的兽皮帐篷在天际的寒风前真是不顶用。身上的钢甲好似冰块,尽管隔着厚厚的亚麻内衣和皮毛,我还是冷的直哆嗦。

根本睡不着嘛。

睁开眼,帐篷外耀目的极光蜿蜒扭动,但此刻我更喜欢篝火散发的温暖光芒。切,躺帐篷里还不如出去烤火。再睡下去明天说不定他们只能拿镐头来敲我身上的冰了。

抱起前不久布拉德拉给我的刚剑,我蜷起身子爬出帐篷,顺便诅咒下这个常年冰雪不断的土地。粗苯的大货车档围住篝火,商队的其他三人都围坐在篝火旁。我们的领队,布拉德拉盘着腿,背靠大货车,嘴里念叨什么。纽盖尔的脸隐藏进深深的斗篷,不时往篝火里扔根木柴。尽管我们选择在背风的地方扎营,马儿们还是紧紧靠在一起,不停地踏蹄子。

哈秋。一个大喷嚏。

阴影里丢过一瓶蜂蜜酒,我双手冻的发僵,差点没接住。

喝口吧。略带长途旅行后疲惫的沙哑,哈由默默注视着风雪吹来的方向。

谢,谢谢。灰爪正需要这个。

我知道我们虎人称呼自己的方式别人听来比较怪,正如我不明白为什么诺德人喜欢用拳头多过大脑。虎人也擅长战斗,可我们更在乎成本。

拧开瓶盖,小心舔了口,微弱的暖意流进胃里。哈由裹紧身上的斗篷,一言不发走了过去,又是去巡夜了吧。老天,布拉德拉未免把他用的太狠了。我灌下口蜂蜜酒,揪起胡须暗想。 这是我头一次跟随商队离开埃尔斯维尔,如果不算上帝都坐的那几个月大牢。哈由好像已经跟随布拉德拉来过好几次了。

一瓶酒没喝完,纽盖尔便喝令我去检查马车。荒山野岭的,难不成有偷金币的刀猫出没?这只母老虎。

磨磨蹭蹭爬上货车,打开堆在最上面的皮革,挨个检查易碎的商品。这上面我可不敢马虎,下面那两位眼睛太好用了,我可不想被踢回塞罗迪尔。

顶着寒风检查完三辆马车,从怀里摸出我珍藏的月亮糖。哦,别问我是从那里搞来的,每一个虎人都不会告诉你的。忍耐半天,恋恋不舍的将它塞回我的口袋。我如今只有努力忍耐了。也许我不聪明,但也不是笨蛋,就是这玩意儿把我送进那阴暗潮湿,只有疯子才喜欢住里面的大牢的,同样的错误不能犯两回是不是。

思绪飘回家乡,那暖暖的沙海,炽烈的阳光。每到雨季,来来往往的商队挤满了城镇。我很怀念在同伴们之间生活的日子。没事的时候在一块儿悠闲的吃着午饭,聊聊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直到有一天被一个我视为伙伴人给陷害了,算是陷害吧。那一天,那家伙一脸神秘的告诉我他弄到了一大堆斯古玛,而且很便宜。在埃尔斯维尔,这算是半公开的东西。我们一起躲在地下室里痛饮。那天喝的太多了,以至于那群士兵闯进来把刀刃架在我脖子上时才清醒过来。一开始我还抱点希望,因为这些东西不是我的。

谁知进了审判所,那个法官二话不说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罪名,然后整排的证人冒了出来。从头到尾我来不及说一句辩解的话便被绑起来扔进囚车。那时候脑子还没缓过神来,现在想来,是那个曾经的伙伴偷了某个大人物的东西,然后嫁祸给我。接着呢,又有某位大人物授意要找个倒霉鬼替人坐牢什么的,于是我就成了那个倒霉蛋。依稀记得我的罪名里还有杀人的罪状。神灵保佑,我的猫头还安在脖子上。奇怪的是他们把我押往帝都去了。唉,进了大牢,还要每天听对面那家伙揶揄。我可以认为自己是猫,老是被别人叫小猫真郁闷。

微信卖东西怎么加人
网站设计如何优化搜索引擎
开发自己的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