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星月白旦黑旦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15:49 编辑:笔名

张店集有两个小混混,一个叫白旦,一个叫黑旦。他俩从小就不爱上学,成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在集上东游西逛,胡混闹事。人们见了他俩,如躲瘟疫,都纷纷逃避。其实他俩也没啥本事,主要是依仗大人,凭借势力,才敢在集上胡闹。白旦他爹倒没啥材料,就是一个平民百姓,但他二叔可是本县法院的副院长,有权有势。用老百姓的话来讲,人家开着官司铺哩,惹不起呀。黑旦家没有当官的,却有钱。他爹是工头,银行存着几千万,堪称当地首富。常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啥事都能摆平。因此,白旦和黑旦,一个依权仗势,一个凭钱靠财,才敢在集上胡作非为,横行霸道。这天,两个人在麻将桌上赌博,因赌资闹翻了脸,竟大打出手。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一个被打得头破血流。双方父母见自己的儿子受了欺负,顿时火冒千丈,怒不可遏。白旦的父亲大根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打我儿子!不知道我家开着官司铺吗?真是瞎了狗眼,竟敢来老虎头上蹭痒!”随即就把黑旦告到法院,叫当法院副院长的兄弟二根给出出气,把对方狠狠地教训一顿。黑旦的父亲胡端见儿子被打,也是怒火中烧,暴跳如雷:“呀嗨!是哪个混蛋这么不识相,竟欺负到我儿子头上了?常言说,打狗还得看主家哩。就没打听打听他爹是谁?他爹我可是张店集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头。敢打我儿子,我告他去。不给他点厉害,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  大根来到县法院,找见兄弟二根,说明来意。二根埋怨大根:“哥,不是我说你,白旦成天喝酒赌博,不走正道,你也不管管他,由着他胡闹,把他惯毁了。”大根说:“甭跟我往远处绕,你就说这事你管不管?”二根见大哥正在气头上,知道他听不进自己的意见,于是就见风使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顺着大哥的意思回答:“管,管,谁说不管了?”大根说:“这就对了么。给你手下的人说说,叫被告给咱赔礼道歉,包咱的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二根忙点头应允:“是,是。”大根见兄弟态度不够坚决,有些敷衍了事,就嘱咐二根:“这场官司咱一定得打赢。往后就没人敢欺负咱白旦了。”二根安慰哥哥:“哥,你就放心好了,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知道咋办合适。”大根又嘱咐:“断官司时,要向着咱家,可不能轻饶了那小子。”二根点点头:“哥,不用你说,我当然得向着咱家,为白旦着想了。”  胡端知道大根先把黑旦告了,也知道人家在法院有人。但他并不在意:“你不就是个副院长吗?我找正院长去。我跟院长是老熟人,老朋友。再说,我有的是钱。只要能打赢这场官司,掏多少钱都无所谓,老子有的是钱。”胡端找到正院长,说明来意后,从兜里掏出两万块钱,啪地一声摔到院长面前:“我一定要打赢这场官司,请你帮个忙。”院长笑笑说:“法院不是做生意,打官司不论钱,论的是理。”胡端又掏出两万块:“够不够?不够我再掏。反正我得打赢这场官司。”院长说:“你掏再多的钱也没用。如果用钱能买赢官司,我早就把法院这块牌子改成银行了。请你把钱收起来吧。”胡端问:“那你说靠啥才能打赢这场官司?”院长说:“靠法律,靠证据。靠你占理不占理。”胡端说:“我不懂法律,我光知道有钱能买鬼推磨。只要你帮我打赢这场官司,我送你一套豪宅。”院长说:“那你是摘我的乌纱帽,砸我的饭碗。”胡端问:“你们法院真是铁板一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院长说:“钱在这里不灵。甭想用钱来收买法律。”胡端无奈,只好悻悻离去。  开庭这天,双方如约而至。一边是白旦和大根;一边是黑旦和胡端。不知是为了给白旦助阵,还是其他原因,二根也来到庭审现场,坐在旁听席上。庭审以序进行,先是双方陈述事由,接着是出示证据,然后是法庭辩论。通过一番唇枪舌剑的激烈交锋后,法庭经过合议,决定先行调解,因双方聚众赌博,打架斗殴,均违犯法律,决定各罚一万元,医疗费各自承担,问双方可有意见?就在这时,二根突然站起来说:“审判长,我有意见。”众人一惊,都猜测到他要为白旦讲情,哪知二根却说:“据我了解,白旦聚众赌博,打架斗殴也不是一次两次,张店集派出所曾多次对其惩治处罚,白旦属于屡教不改,必须按律从重判决。”说罢就出示了四五张处罚单,呈给审判长。二根的这一举动,使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按人之常情,当叔的应该向着自己的亲侄子。可二根不但不袒护白旦,想法减轻惩罚,而且还帮倒忙,让法庭从重判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人们百思不解。不知二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时,大根就问:“二根,你什么意思?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二根说:“哥,你不懂,我这是为白旦好。”大根两眼一瞪:“好个屁!你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二根也毫不掩饰:“哥,你说对了。我现在就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好好烧烧这个混蛋!”大根指着二根的鼻子嚷道:“没见过你这个当叔的,把亲情扔得一干二净。好好,既然你不顾及亲情,我也不认你这个兄弟了。从今以后,咱们一刀两断!”  最后,法庭根据二根提供的证据,依法判处白旦有期徒刑三年;黑旦罚款一万元,医疗费自理。大根这个气呀,堵在胸口,好几天下不去。他想不通二根为什么要这样做。把亲侄子送进监狱,对他有什么好处?一想到儿子成为犯人,被劳动改造的情景,他心如刀搅,眼泪直流。大根有三个闺女,四十岁上才有了白旦这个宝贝疙瘩。儿子是他的命,是他的希望,日后指望他传宗接代,养老送終哩。自生下来到现在,没嚷过他一句,没打过他一下,百般娇惯,万分宠爱,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让他吃好的,穿好的,他说怎么就怎么,从没有跟他打过蹩,啥事都顺着他的意思来,没让他受过任何委屈,更没让他吃过苦,受过罪。如今让他去住监狱,他能受得了吗?二根啊二根,你的心够狠够毒的!你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自你十岁那年父母去世后,是我把你恩养大,供你吃穿,供你上学。如今你翅膀硬了,当官了,六亲不认了。没想到我操心费力,含辛茹苦把你抚养大,竟养了个白眼狼!二根啊二根,你算把我的心伤透了!  白旦进监狱劳动改造,黑旦依旧在集上胡混,成天吃喝嫖赌,胡作非为,肆无忌惮,有恃无恐。逢人就说:“法院咋的?法院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一付骄奢淫逸,夜郎自大的样子。那股浑劲,比以前更凶了,胆子也更大了。  三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白旦服刑期满,释放回家。大根一见儿子回来了,高兴得抓着儿子的胳膊,左瞅右看,上下端详,见儿子长高了,壮实了。举止言谈稳重了,有礼貌了。跟三年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这是我儿子吗?他怎么变得如此成熟,如此懂事了?大根满腹狐疑,百思不解。这时,白旦说:“爸,多亏我进了监狱,受到了教育,这三年,我一边劳动改造,一边反思自己。开始认识到我以前的所作所为是多么荒唐,多么错误。要不是政府及时挽救我,说不定我会犯多大的罪行。说起来,还得感谢我二叔呢。”大根马上截住白旦的话头:“甭提他!一提他我就生气。他不是我兄弟,也不是你二叔。往后不搭理他。”白旦说:“爸,你误会了,冤枉我二叔了。其实他比你更疼爱我,关心我。要不是他把我送进监狱,我能成现在这个样子吗?二叔用心良苦,你要理解。我在服刑期间,二叔经常去看我,鼓励我好好改造,痛改前非,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在他的劝说和教育下,我才慢慢地走上了正路。没有二叔,就没有我今天这个样子。可不能再错怪他了。”儿子的一番话语,使大根陷入深思:“儿子说的似乎有些道理,难道我错怪二根了?”这时白旦又说:“爸,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我出狱时,碰见黑旦了。他因酒后行凶,打死人命,被判死刑,关进大牢,听说很快就要执行枪决了。”大根一惊:“是么?活该。他作恶多端,枪毙不亏。”白旦说:“爸,如果当初我不进监狱,恐怕也是这个下场。”大根霎时惊出一身冷汗,感到后怕:“是是,我明白过来了,我不怪你二叔了。”这时,二根在门外喊道:“哥,我是二根,叫我进门不叫?”大根马上回答:“二根,快进家,哥一时糊涂,错怪你了。”二根笑着走进来问:“哥,你还认我这个兄弟吗?”大根满面羞愧:“二根,哥以前做的不对,别跟哥一般见识。”二根说:“哥,白旦当初就像一棵长满了枝枝杈杈的小树,不修剪就成不了材,长不成大树。可咱们修剪吧,又舍不得,怕他疼,下不了手,甚至不知道该怎样修剪。怎么办?只好交给园艺师管理。监狱里的管教人员就是园艺师,帮咱把白旦修剪成才了。”白旦接话道:“爸,你还不知道,我在劳动改造期间,学会了电气焊。我二叔预先给我在县城找了个门面,叫我开个电焊门市部。从今以后,我要踏踏实实地走正路,成家立业,挣钱养活你们。”大根听后哈哈大笑:“好,好,我儿子有出息了!”           共 34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癫痫患者能游泳吗

上一篇:你是我最真的梦

下一篇:叶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