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今年是生猪养殖业20年来赔得最惨一年

发布时间:2019-11-27 02:25:31 编辑:笔名

  今年是生猪养殖业20年来赔得最惨一年

  从去年12月开始,猪价持续下跌近半年,猪粮比先后跌破6:1的警戒线,一度跌至4:1。尽管今年3月政府首次启动了冻猪肉收储,并预计启动第二批收储,但生猪养殖依然亏损惨重。然而,就在市场普遍预计低迷行情到来时,5月份生猪价格又突然出现一轮“暴涨”,4月30日,全国瘦肉型猪出栏均价为10.7元/公斤,5月15日涨至13.55元/公斤,15天涨幅达到26.6%。京郊的养猪大户曹学义表示,“现在的价格波动把我弄糊涂了。”那么,到底是谁操控了猪肉价格?  养猪故事  今年是养猪20年来赔得最惨一年  目前,北京市生猪年出栏量约310万头,其中70%是规模化养殖,主要集中在顺义、大兴、平谷、通州、房山等区县的平原地区。生于1958年的曹学义是顺义大孙各庄镇人,从中学毕业在村里搞集体副业,到1993年时任村里集体企业养猪场的场长。1997年还专门到中国农业大学畜牧系培训学习过。从接触养猪到成立农民合作社成为养猪大户,今年56岁的老曹经历了人生的各种酸甜苦辣。  猪场今年已经赔了104万元  俗话说“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老曹对此体会深刻。他家2011年养猪赶上行情,一年赚了106万元;今年则遭遇20年来最惨一年,从2013年底至今,猪场已赔了104万元。  老曹家的养殖场占地35亩,相当于3个标准足球场大的养殖场每年生猪出栏量达9000头以上。每年元旦、春节等都是猪肉的销售旺季,收猪的经纪人都会给老曹主动打套近乎,想多收一些猪,卖个好价钱,大赚一笔过年。然而,2014年的春节猪肉不仅没涨价,还一反常态持续走低。  老曹还是大孙各庄镇养猪农业合作社的总经理,合作社共有106户,养殖8千-1万头的大户共有5家;养殖1千-1.5千头的中户占30%;剩下的都是养殖几十头的小散户。“一天跌两毛,跌得人直冒汗!”、“已经跌到5元/斤”……当时,养猪户们都来与老曹商议怎么办。  毛猪长到230斤如果不卖还要吃饲料,猪会继续长肥,到时猪背膘超过1.5厘米,就没人收了,所以几乎每家猪场的猪到了时间点都必须出栏。同时,毛猪有自己的生长规律,而价格又是瞬息万变,无法做到价格高时多产出,价格低时留着不出货,导致猪养殖户的议价能力不强。  “存栏量过多,养殖户们必须卖猪,卖一头猪赔100-200多元,心里头难受”。老曹说:“波动这么大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以前一年赚、一年平、一年赔的猪价呈现三年一个周期的变化,现在的价格波动,我真看不懂。”  没弄懂价格周期为啥会打破  老曹养猪21年经历了起起伏伏的风波。他回忆说,很多年前,有农业方面的官员找他了解情况,聊天时他问:“猪价跌了找谁?”该官员回答说:“自生自灭、适者生存”,养猪是个市场化行业,能不能赚钱,要看各方博弈的结果,谁高明谁赚钱。  老曹记住了这句话,他开始分析猪肉价格的影响因素和规律:成本、供应和需求。成本最大头的是饲料,占到60%左右,他和镇上的养殖户们成立养猪合作社,集体购买饲料增加了议价能力,可节省10%;需求基本上变化不大,北京人吃多少肉是有数的;供给量是难以判断的,这也是他决策存栏多少母猪的关键。  老曹经常上农业部的站搜集信息,并经常与上游的收猪经纪人保持信息沟通,这些都让他对市场变化特别敏感。“我常常告诉社员们收猪的价格信息,一听说收猪涨价了就通知他们,有时上午7点卖猪是6.8元/斤,上午9点就涨到7.2元/斤”,老曹自信地说。下午坐在办公室的短短半个小时里,饲料厂的联络员、社员等几拨人找他谈合作、咨询技术问题。  不过,老曹自嘲说:“今年的行情把我弄糊涂了。”2011年猪肉价格暴涨,许多养殖场上马立项,有些工矿企业甚至都投入,供应过剩第二年就显现出来;2012年猪肉价格低迷,2013年到了谷底,许多小户、散户都纷纷杀母猪退场,中户、大户也纷纷调整存栏量。形势与1997年和1998年非常相似。老曹按照经验分析,认为2014年应该是“大年”,他的猪存栏量要大一些,没想到是暴跌行情,着实损失惨重。  过去20年,生猪养殖呈现周期性波动规律,基本上3年左右一个周期,养猪户会经历“赚、平、赔”的过程。  价格为啥打破周期性变化?老曹还是没弄懂,他说,现在来自互联的信息,让他能立刻知道北京批发市场的价格,上海、四川等地的零售猪肉价格,甚至看到美国猪肉产量和价格。也许,正是信息越来越丰富、及时,令各方博弈的过程变得更复杂。  抵押“房子”贷款75万元继续养猪  老曹已经下定决心一直养猪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儿子在北京市内某银行工作,女儿在顺义城区工作,都不愿意继承他的衣钵。他说,20多年的积蓄老本都投入在此,他也有养猪的技术和经验,对这行当也有感情,“无论如何要坚持下去”。  2013年,当地农委有政策补贴,给养猪户购买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老曹领取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理赔9.4万元,这笔钱暂时解决了一些问题。投入资金建立标准猪舍、为有政府环保补贴建统一的晒粪场等,猪场还雇了14个工人干活。  老曹已经养成习惯每日巡视两遍,每天早晨4点半准时起床,到猪舍巡视一遍,下午还会再看一次。猪舍有没有漏风、保暖好不好,每头猪的状态好不好。他说:“猪和人一样,照看不好会生病,不看到不放心”。  望着猪舍里健康活泼的小猪,老曹心里正发愁,“它们都要吃要喝,借钱也得吃啊”。他需要钱买饲料、买疫苗、发放人员工资等,猪场运转急需用钱。  “我想抵押猪场或猪都不行,人家银行不认”,老曹无可奈何地说,只好和妻子商定将顺义区城区内的商品房抵押。2014年5月23日,老曹在区里商业银行贷款75万元,期限一年,继续投入养猪场。老曹还乐观地说,自己还在继续摸索猪价变化的规律,养猪事业无论酸甜苦辣都要坚持下去。资讯录入:leng:leng

固原汽车网站
创业
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