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遥远的路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5:48 编辑:笔名

第一章彼处    她说,他们迷恋我们,不过是在迷恋我们的身体而已;之所以迷恋我们的身体,不过是未曾了解透彻的结果。  他们所感知到的,自始至终,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因为未知,有了虚假的丰盛。他们为此长久着迷,直至癫狂。这癫狂,若得以自我超度,则剩下隐秘而羞耻的悲伤。不然,则自毁,而后消亡。  而你则不同,天生,你似是早已看得透彻,因此得以长久端然,这似是一种天赋,而非你自身的能力。正因为它是天赋,所以质地非常纯正。正以为它纯正,所以你拥有了一个你认为寂寥,她们却认为丰盛的世界,她们一开始就思忖着如何进入,可是最终还是徒劳。天生,你是对的,世界本就寂寥,你的感知非常准确,这一点,相信我,不要再怀疑。你的端然与自我疼惜才是你应有的质地,这种质地非父精母血所能构建,这是无法解释的事情,若你定要求个究竟,那么,让我来告诉你,那是来自彼处的赋予。这种赋予不是恩赐,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得到。  大三结束,放假回来,他来找她。他们很少用现代化的手段联系,比如短消息,电子邮件,网上聊天等等,都一概免除。其实他们都有电话,都有邮箱,也都有QQ号码,但是从来不对彼此使用。她们只用信件。两个人的家相隔并不远,不过是一个街区的两头。他来找她,之前并未告知,一时想到,便立刻前往,心中似有感知,且这感知非常自信,他几乎从未落空过。她听见有敲门声,似是熟悉的格调,噔-笃,噔-笃笃……平稳而执着。她确定是他,开了门,未让他进来就给他一个拥抱,抱得太紧,他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与气息,经过完美生理成长之后更加无懈可击。  好久不见,简若。他微笑。此时的他已非儿时遭人欺辱时还需她为之出头的孩子,他已经长到1.81米,非常英俊,拥有让同龄女子都会艳羡的肤质与眼睫。自我成长得非常到位,学习努力,天赋昭然,卓尔不群。  他们坐在她家院子里那棵高大挺拔的玉兰树下的石桌旁。相对而坐,这也是多年以来相见之后的习惯。  而你则不同,天生,你似是早已看得透彻。你须得端然下去,当然,这并非无需控制就能做到,在恰当的时候,你不要忘记必要的自我掌控,不要让我失望。因为你在我眼里,与其他所有人皆无相同。即便是相似,也是没有的事。  我知道的,简若。我从不自我放纵与沉溺。这一点,你一直知晓。  天生,她笑笑说,其实也不能完全怪罪于她们,我指的是你们学校纠缠你的那些女生。你确是生得太英俊,尤其是到现在,我更加难以否认。并且你的才华,自幼便有所昭显。你的书法与绘画,还有文字方面的才华,我至今艳羡。你要知道,女人,除非从一开始就自我设立一个异常严苛的自我成长路线,否则,她们随时会沉堕于世间种种声色。而你,就是她们很难招架的那一种。  简若,我知道,你一直关心我,只是,你不要再担心我,我们都已经得以成长,已经可以初步挑衅这个世界,我清楚地自知我所要做的事情。至于其它,我有分辨的能力。她们终日着了华丽的衣装在任何男生视线所能及的范围摇曳,自认会散放出夺目的光华,她们的肌肤、胸脯、腰肢、臀部一一粉墨登场。但是,因为方式粗滥,我常常会有不洁感,因此避之不及。你给我叙述了很多真相,我想我会一直感激你,但我不会说出口,我想让它因此得以深沉而繁复,一如当年你如此帮我我却最终没有说出谢谢一样,简若。  呵呵,她轻松一笑,说,自小你就独立,不愿与任何同龄人亲近,除了我,我都不知道我怎会如此荣幸,得到你那么多年的依赖。天生,我们的生命越来越短,我常常梦见我死去,在死去的那一瞬间,非常想见一些人,然后他们就来了,其中就有你,可惜却是你小时候傻傻的模样。只是我在梦里都清楚地知道,那只是表象,你注定非常优秀。  安静且长久的交谈是他们自儿时起就有的习惯。  恍惚不觉间,已到下午,谈话依旧继续,一只肥硕的笨鸟不知是被天敌还是被情人追赶,一头扎进玉兰树深处,玉兰花受了惊,纷纷坠落,芳香四溢。    第二章来时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只有7岁,灵堂设在昏暗狭小的客厅,亲朋邻居神色黯然,小声说着叹息的话,母亲已经哭了无数次,眼睛红肿,精神与身体接近崩溃边缘,两个远方表姑搀着她,已经再找不到安慰的话。他自始至终都未掉下眼泪,父亲两年前就已经患病,当时不过是重感冒,因为家里境况非常糟,父亲一直购买一些粗劣的感冒药维持,并未足够重视,月前与母亲在借口的小吃摊上张罗时突然晕倒,送至医院,医生面无表情的说,肺功能已经开始衰竭,且有并发症,我们无能为力。母亲哭着将父亲带回家,依旧是粗劣的药物维持。父亲知道家里境况与自身的情况,并无抱怨,直至死亡。  他很小,一开始就遭受物质匮乏的洗礼,父亲的死,给了他前所未有的迷茫感,他不是没有恨意,只是实在找不到确切的来由,所以只能心中惘然,最后连泪水都没有。  他并不知道强大的物质能带给他什么,但却知道,虚弱的物质条件能摧毁一个鲜活的生命。比如父亲。尽管这种摧毁与被摧毁之间的关系是间接还是直接他并不能深究,但是,只要关系已经确立,那便是源头。他很清楚这一点。  他因此更加努力,他怕物质的惩罚会很快降临到母亲身上,更怕这惩罚最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所以他在隐秘而静谧的惶恐中暗自发力,想靠近一个他认为正确且能解决众多问题的结果。成绩因此更加优异,在他能掌控的小小世界,他轻易便是王者,这是他的天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避免所有麻烦。  父亲死后,母亲独自张罗小吃摊,小吃摊就在家与学校的中间路段,班上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小吃摊是他家的。在身体尚未初萌的阶段,一个男孩的吸引力往往来自成绩上的优异表现。这是纯正而唯一的因素。家庭条件成了虚设,因此被忽略。班上很多女生因此喜欢他,善意的接近与恶意的挑衅都不过是为了印证自己幼小的感情。她们不知道,这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  六年级的那年,放学的路上,他一人步行回家,班上的大胖子,是当地棉厂厂长的儿子,骑着一辆非常洋气的山地车将他横街拦下,说,尹天生,你吃了豹子胆了不是,居然敢去招小文!他感觉相当无辜,仔细一想,不过就是前天小文,一个很多男生暗恋的女生,是班上的学习委员,缠着他一块回家,确切的说是让他骑她的单车载她一路回家,他当时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当着好几个女生拒绝了她说,我不会骑,我要走路回家。小文从未遭受过如此挫败,她对自己公主般的地位产生了深深怀疑,情急之下,蹲下身伤心地哭了起来。他面无表情的转身快步离开。胖子一直喜欢小文,总想表现一番,这次显然是一个良好的机会。  我没招惹她。他说。然后要走。  胖子显然不依不饶,别人都哭了,你倒还真能辨啊,我叫你欺负她!话未落音,胖子一脚就跺到他身上,力量与体格太悬殊,他当即被踢翻在地,惯性太大,头重重蹭在了路面上,立时有了血痕。他咬着牙站起来,也不再辩驳,依然执着坚韧地要离开。胖子再次上前揪住了他的校服衣领,一脸与年龄极不相称的粗糙横肉四处纵横,狞狰着意图再次动手,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打抱不平的范畴,深重而长久的嫉妒已然昭显。他清楚地知道此劫难逃,便也不再走,就任由胖子揪着,只是坚韧而不屈的仰起头看他。他的眼神给了胖子难以名状的羞耻感,胖子重拳挥向他。  就在这时,胖子突然惨叫起来,立马收回已经挥出的的拳头,抱着自己硕大的头就地蹲了下去。  她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胖子身后,一砖头狠劲地砸在了胖子头上。  血已经流了出来,胖子看到是她,一脸惊恐与痛苦,当然还有愤怒,说,凌简若,你!……  她未等胖子说完,一脚将胖子彻底踢翻在地,因为用力过猛,自己差点被弹得摔倒。然后从书包里抽出一百元钱仍在胖子旁边,说,自己去医院,不服气随时来我家找我,以后小心点。  说完拉起一脸惊愕的他就走。他还担心的转头看了看倒在地上挣扎的胖子。她带他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只有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胡乱开了一些药给她们。她整个过程都没有与他讲话。一直到从医院出来分别时,她只说,他以后再找你你就告诉我。  他知道她的。她叫凌简若,镇长的女儿,外公是市里的领导。她比他高一级,现在在镇中学读初一。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接触,但是却没有交谈,她用近乎成人的方式帮他解决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大麻烦。他却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她就骑着单车,飘着长长的头发,还有洁白的校服裙摆,扬长而去。他身边的空气,隐约有着不知名的香。    第三章长歌    物质的力量直接将生命的脆弱揭示在他的面前,他幼小的时候,就受了轻微的内伤,无关身体,而在于心神,很多年后都没有明显痊愈的迹象。他因此更注重自我成长。十七岁那年,他以621分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地处江南的名牌大学,他放弃了一直擅长的文学,转而学工商管理。他素来清醒,知晓爱好与现实之间的合理抉择。  她一直送他到车站,拍拍他的头说,天生,你终未让我失望,你比我更明了你将要走的路途,我并不期望我们永远能见面,反而,我期望我在某一天听到你远走他乡,振翅高飞的消息。到那时,我将一个人去一个没人的安静角落喝个烂醉,为你庆祝。  他已经长得高过她,看着她温暖而娇好的面容,感受到她手掌的温度,一时间想到多年的过往,第一次感到她像个独一无二的姐姐,此时却面临别离,心中不免酸楚,眼中似泪意。  进入大学,他的卓越愈发昭显,大学的华彩与繁盛让他的能量得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尤其在个人特质方面。依旧喜欢广泛而持久的阅读,除教室外,图书馆是他呆得时间最长的地方。看整套的世界通史,尤其关注外国古代文明史部分,这些来自他方的真实故事与场景给予了他真实而充实的感觉。  他看到爱琴海岸的古老神庙,神庙里有着美丽绝伦的女祭师,她们为了神灵而心甘情愿的孤老一生,却因此得以永恒的真纯。他看到太阳神阿波罗的神像高大而金碧辉煌的矗立在神庙对面,手中的金箭已满弓,只待随时射向海平面处太阳升起的地方……  他因为自己的获取感到喜悦,这是中学时代枯燥程式化的知识体系无法给予的,他感到自己的努力以及努力所为之过后的结果的正确性已经得以印证。每每此时,他就会忘却儿时以来所患的心神之伤,甚至感觉它们在不知觉间已经痊愈。他开始悄然微笑。这使他在诸多因困扰于价值均衡系列理论、线性代数、英语专四高频词而黯淡、惶恐的面孔中间与众不同。  依旧非常招女生喜欢。大学女生已非传说中多年前神圣无比的女大学生,她们更加现实与多样化,大一开学军训刚结束,一个女生便向他示好,明确表示要与他交往。他一听并不惊讶,对于如何应付,早已胸有成竹,说,我已经有女朋友。对于无伤大雅的谎言,他向来不忌讳。不想对方居然说,没关系,我愿意公平竞争。他一时无语,说,你不是对手。对方并不气馁,直接搬出了家世、家势、关系网等等现实力量,甚至在他已经听得已觉厌恶时,非常不合时宜的把每月巨量的生活费数目都说了出来。他彻底厌恶,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说话,你我要在一起,除非我死了!然后转身逃离这他感到恶心的声色场。  其实女生不过是想让他知道,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将会没有任何负担。可是她太不了解他,因此贸然进入他的世界,后果只会是彻底失败,并且带来长久的羞耻与挫败。他此时想起了简若,她当初以那样的方式与他相识,一开始便是不容置疑的近乎成人的方式,他对女性的真实印象在那一刻被动的获得了一个烙印,即使经过成长,也无法修正与更改。他更加感到自我绽放于眼见的,不过是一个一脸蠢相的女生。  专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一等奖学金由他获得已经成了定式。他因此有了拒绝贷款的理由。他向母亲要了少量的钱加上自己的奖学金,将学费一一交清。他非常不理解那些成天用笔记本电脑在寝室上网的女生会因为贷款名额等问题闹得朋友反目,他看出了大学生活当中的虚假与滑稽成分,因此坚决划出一条清晰地界限,自我解决所有问题,不与之有任何牵连。  生活相对清苦,但他从不向家里诉说,也不告诉她。她非常了解他,知他的坚韧,知他的骄傲与独立,所以从未给予他明确的物质帮助,只是经常适时的买一些质地优良的衣物还有学习用品,比方说新款球鞋、最新的视频播放器、与他专业相关的大量书籍等等,寄给他。她采取这种他难以拒绝的方式帮助他,尽最大努力帮他解决生活之外的经济问题。他心里清楚地知道她的关爱与帮助,心中一直感激。但不露声色,也正因为这样缄默,情感变得非常坚韧。  他并不知道,自儿时那第一次起,她之所以帮他,是因为他的坚韧与自省被她洞悉,她发现他的特质与众不同,她依稀看到了他华彩的路途。她并不是一个冷酷的人,他的遭遇与自我成长相结合后,唤起了她的同情与热心,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样一个小小朋友,帮助他,祝愿他,一路检视并陪伴于他的路途之上。   共 1806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尿道口偶尔有刺痛感是怎么回事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专业云南有哪些癫痫医院